贰贰廿

今夜,我们穿红鞋子跳舞

=余衣
意识流写手
文字没什么深刻含义
是刀派的叛徒!?
其实我真的很喜欢玛丽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说话很尬,反应相当迟钝
是个话少并话废的话痨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谢谢你们能喜欢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喜欢偷懒
喜欢评论和被评论。
会码完大串字后给自己一巴掌“你tm怎么那么傻”删掉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尚在修炼中,与学习和稿子黑恶势力拼死抗争
毕业的混吃等死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重点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安迷修相关只吃安雷,安雷持续沉迷中
喜欢很多北极圈

「知乎体」有一个互怼到大的恋人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「上」

       就,第一次写知乎体,不知道格式对不对,应该不会改

「知乎体」有一个互怼到大的恋人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

最后的骑士:

       谢邀。

       我简称A吧,恋人简称L。说起来,我和他从小到大干的最多的事就是互怼,其次是打架。我们之间的孽缘在两个人还在襁褓里时就开始了,原因是我们第一次打架在这是给了对方。我的师父说他还拍下了照片和小视频

       「日常互怼」jpg.

        话说那么小时候的照片应该不会导致我掉马吧?

        哈哈,言归正传,我们第二次打架是在我三岁刚上幼儿园的时候。我见他对美丽的小姐们的搭讪爱理不理十分生气,认为他一点也不绅士,和他说了几句话后互看不顺眼就打了起来。至今他那张写满嫌弃的肉脸依然被我深记,他那时就摆着这张脸对我说:“你傻不傻?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和他都只读了一年的学前教育,四岁时上了小学一年级。所以同校同班的我们在开学第一天又打上了。不打不相识,虽然L面上不说,也不想承认,那些年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对我的关心,他的态度大概就是「口嫌体正直」吧。当时对于我们来说,一周进一次医院已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了,因为一周我们至少有打一次双方脸上都挂彩的架。我想现在我的抗挨打能力都是他对我的“爱意”导致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但我们之间也不是只有互怼和打架,我五岁那年,父母车祸去世了。我从学校回到家,听到师父忙里偷闲打来的电话哭了一整夜。第二天我没有去上学,也没有向老师请假,这是我第一次逃课。L发觉有些不对,就找来了我家。他敲了好久的门,说着“A你这懦夫,给我开门”。但我不想让他看见我如此难堪的一面,不管他用什么方法激我也不去开门。但我低估了他的能力,他叫来一个大人打开了我家的大门,见到了我最软弱的一面。他缓缓走过来扳开我遮着眼睛的手直视着我的眼睛说:“哭什么,本来就傻气的脸更傻了”我这一听,眼泪更止不住了,抽噎着说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之类的。他先是沉默的听我胡言乱语,然后抱住蜷着身子的我说:“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们,你再哭他们就要对你失望了,要哭的话我们一起哭”

       他是那时处在黑暗中独自啜泣的我的一束阳光,我第一次对别人如此心动。后来我才知道他的二姐才刚离世不久,但L比我坚强多了,只在抱我这次失了控。

       后来就由师父抚养我了,但好景不长,等我10岁那年,他也离我而去。相比五岁我成熟了许多,我得知师父离世的消息后,只红了眼眶继续上学。

       L是第一个发现我有异常的,因为我的师父与他的家族有莫大的关系,这也是我与他这段孽缘的原因之一。他在上课时附过来悄声问我,“A,你想哭吗”那时我的眼眶里眼泪打着转,我拼命想把它们收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那之后我们没有再交流,同学们都觉得奇怪了,我听他们小声谈论着各种奇葩的原因。到那天下午的体育课,L把我拉进厕所,对我说了那天的第二句话,他说,A,我在,我还在。我当时没忍住,抱住他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   但后来他食言了。

       升初三期末考考最后一科那天上午,他没来。考试座位是按名次排的,L正在我前面。我考试时一直想他去哪了,我很难想象像他这种不服输的人会放下面子缺席考试被我压一头。我甚至有想交白卷,和他去到同一个考场。但这样会导致老师们上学和失去AT第一中学的保送名额,我没有做。

       考完试的下午L才回到学校。旁人问他上午怎么没有来,L只道他要转学了,回来收拾东西。我当时脑子里一直回放着他那句“我要转学了”,失去了思考能力,起身把他拽进厕所问他“你想干什么”

       他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,说:“当然是回来收拾东西啊,和你没有关系吧,还有,你拽疼我了”我气不过,拽着他的手往自己这边一拉,他重心不稳,摔到我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我那时才开始恢复思考能力,满脸通红,像被煮熟了一般一副囧样。因为他一般都穿着高领紧身衣,但今天却换了件敞大口的短袖,我一眼过去一番从未见过的风景让我只能脸红的撇开眼睛,不敢再看。而他见我这副模样哈哈大笑,然后拉过我的衣领亲我。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都是第一次亲吻,吻技很生疏,但最后占据主导位置的是我。我们分开后,他气喘吁吁的告诉我,家族要他出国几年,回来想干什么干什么,让我在AT第一中学等他。

      啊十分抱歉,有事出门一下,回来补上。

﹀﹀﹀﹀︾﹀﹀﹀﹀
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,后续随缘,复习间产物

评论(1)
热度(83)
© 贰贰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