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萌绮,尬聊小天使一枚,是个幼儿园在家旁边只能走路去的天真幼儿,喜欢把糖梗写成刀,把刀写成40米大刀。常常看自己的文不爽,删文狂魔,爱偷懒,
因为会觉得自己很傻,所以常控制自己少评论、回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过激安左雷右,拒绝安迷修除雷总以外的任何cp,最近被锤基圈粉。目前只产出安雷,谢谢

写过最甜的一篇

「我能允许你陪他至你死亡,但代价是,你作为他的养分」

「好」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已经是迟暮老人了,他一生未婚,甚至没有谈过一次恋爱,他一直在为心中的‘正义’奔波,知道他事迹的人们无不尊敬他,除了年轻些时候做过的几件尬聊的丑事,他似乎一直平平淡淡的做着好事。但他一直觉得心里少了写什么东西,那块缺口是连自己炽热的正义感都无法填补的。

       前些天他做了一个梦,那是一个头上绑着头巾的男孩的背影,男孩转过身来,好像是在对他笑,但男...

是私pa

「信念下界那些天,天罚也跟来了。他以各种胁迫我同意他下界玩,并给自己取名‘布伦达’我无奈的同意了」

「“那个人是谁”他指着一个棕发的迟暮老人问我。那张脸太熟悉了,我心中第一时间出现了一个名字‘安迷修’」

「“好了布伦达,不要问我奇怪的问题,我可不喜欢记下界的人的模样”我难得说谎,这时那个人往这边看来,看到我旁边的天罚想张嘴说什么,又垂下眼,像是自嘲一般的摇了摇头。我这才松了口气,拉着天罚离开」

「“时间,为什么,这里那么痛”他突然挣开我的手问我,我转过脸,他正指着自己人类躯体心脏所在的位置,眼泪淌湿了脸颊」

「“很抱歉”我伸手想擦他的眼泪,却又放下了,让他哭吧」

「像我这...

笑容

安雷极限100分 笑容

因为晚上可能有事,先写先发

﹀﹀﹀︾﹀﹀﹀

「雨渐渐停了」

「元力消耗的太多了,真糟糕啊。他闭上眼睛,等待一剑穿心的时刻」

       画面定格在棕发男子露出释然的笑容那一刻,澄黄的剑映出略带苍白的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“雷狮”对面的男子轻声唤他,一双微凉的手拉过他空着的手抚上一把冰凉的剑,下一秒移到他的脸颊,不小心触及了唇瓣,有一丝铁锈的味道。

「他张开双眼,星辰般的紫中的棕发男子带着初见时一般温柔的笑容...

「知乎体」有一个互怼到大的恋人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

       就,第一次写知乎体,不知道格式对不对,应该不会改

「知乎体」有一个互怼到大的恋人是怎样的一种体验?

最后的骑士:

       谢邀。

       我简称A吧,恋人简称L。说起来,我和他从小到大干的最多的事就是互怼,其次是打架。我们之间的孽缘在两个人还在襁褓里时就开始了,原因是我们第一次打架在这是给了对方。我的师父说他还拍下了照片和小视频...


© ๑็ั初绮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