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贰廿

今夜,我们穿红鞋子跳舞

=余衣
意识流写手
文字没什么深刻含义
是刀派的叛徒!?
其实我真的很喜欢玛丽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说话很尬,反应相当迟钝
是个话少并话废的话痨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谢谢你们能喜欢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喜欢偷懒
喜欢评论和被评论。
会码完大串字后给自己一巴掌“你tm怎么那么傻”删掉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尚在修炼中,与学习和稿子黑恶势力拼死抗争
毕业的混吃等死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重点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安迷修相关只吃安雷,安雷持续沉迷中
喜欢很多北极圈

「R18 ABO」蓄谋已久「上」「ABO」

       未到开车部分「A变O、黑安、咬、言语侮辱」

       安是‘某个族群’的人,会炼药,但很残酷,本人不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应该会有前缘,不改bug了


       这个戒指的的做功在身边成堆的珍宝面前,实在没有可比之处。它是如此的粗糙,木制的内外圈修得不太平整,只能暂且伤不到白皙的手指。外圈枯萎的满天星花瓣是唯一的装饰......总之,这枚戒指,实在无法入眼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他放不下,不肯放下。

       “这个,你还留着?”

「......」

“让我猜猜,是谁,派你来的?我的好大哥,还是......”

「海盗嘴角微微上翘,召唤武器的同时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,夜来香的幽香在空气中弥漫。不过让他失望的是,站在门口的不速之客却没有微皱着眉头,召唤武器向自己砍来」

「棕发男孩张开双臂站在窗前,他的笑容如照在身上的阳光一般温暖,他说:“为你,千千万万遍”①」

「突然间那个棕发的不速之客被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,好似外面的太阳被天狼看错吃掉了,过了好一会儿月亮才悠悠出现」

「月光照射下的那抹猩红盯着海盗,他嘴角上翘的弧度加大了」

“哦,安迷修,是你自己要来的啊”

「“为了找到我,你还真是不惜一切代价,嗯......”海盗绛紫色的眼眸里映照出来者的模样,“安、迷、修?”」

「被点破身份的骑士没有搭话,只一步一步慢慢向前走着。海盗的武器化作数据格消失了,这几天确实都是这个状况」

“是你做的吧”他用肯定的语气对向自己走来的人道。

“是”

「骑士瞳孔的颜色变回了浅蓝,脸上挂上公式化的笑容。空气中弥漫着勿忘我和夜来香的气味,曾经......在很多时候......这两种花香互相敌视着」

「只是这次不一样了,海盗腿软下来,勉强靠墙站立着」

「......」

“现在才有明显影响吗?不愧是布伦达殿下啊”

「骑士伸手搂住海盗的腰,用别样的姿势行了吻手礼」

“你居然有兴趣踏足这个领域了,呵......”雷狮冷眼看着安迷修为他戴上那枚戒指

「骑士的神情实在太温和了,他小心翼翼的把那枚幼时亲手做的简陋戒指戴在爱人的手上,是那么的深情啊......」

「仿佛那个满眼阴霾的人不是他一般」

再近一点,再近一点

「两人倘若在深夜中调情的情侣,令世人艳羡......若只看一小段的话」

“没有用的,殿下”

「几乎在海盗甩手的同时,骑士抑制住他的手腕,压在冰冷的白墙壁上」

「空气中两人的信息素开始相融,骑士按住海盗的后脑勺,慢条斯理的伸出舌头在温热湿润的口腔里探索」

「海盗自然不想让他得逞,他猛地咬住骑士在口腔肆意妄为的舌」

「口腔中弥漫着一丝血味,海盗看着强吻自己的人,施舍一个嘲讽的微笑」

“这是你自找的”

「骑士眼眸中颜色再三变化,最后回归为浅蓝」

 

①摘用《追风筝的人》哈桑对阿米尔说的话

别屏蔽我,我没有

明天要去特长生培训,看我能不能在上课的时候补完

梦想是要有的,万一没实现呢?

Thanks♪(・ω・)ノ

评论(1)
热度(56)
© 贰贰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