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贰廿

今夜,我们穿红鞋子跳舞

=余衣
意识流写手
文字没什么深刻含义
是刀派的叛徒!?
其实我真的很喜欢玛丽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说话很尬,反应相当迟钝
是个话少并话废的话痨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谢谢你们能喜欢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喜欢偷懒
喜欢评论和被评论。
会码完大串字后给自己一巴掌“你tm怎么那么傻”删掉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尚在修炼中,与学习和稿子黑恶势力拼死抗争
毕业的混吃等死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重点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安迷修相关只吃安雷,安雷持续沉迷中
喜欢很多北极圈

是私pa

「信念下界那些天,天罚也跟来了。他以各种胁迫我同意他下界玩,并给自己取名‘布伦达’我无奈的同意了」

「“那个人是谁”他指着一个棕发的迟暮老人问我。那张脸太熟悉了,我心中第一时间出现了一个名字‘安迷修’」

「“好了布伦达,不要问我奇怪的问题,我可不喜欢记下界的人的模样”我难得说谎,这时那个人往这边看来,看到我旁边的天罚想张嘴说什么,又垂下眼,像是自嘲一般的摇了摇头。我这才松了口气,拉着天罚离开」

「“时间,为什么,这里那么痛”他突然挣开我的手问我,我转过脸,他正指着自己人类躯体心脏所在的位置,眼泪淌湿了脸颊」

「“很抱歉”我伸手想擦他的眼泪,却又放下了,让他哭吧」

「像我这种从未在下界有过‘羁绊’的‘神明’怎么会懂呢?即使已监视来下界很久,对于身为‘时间’的我的很久」

「我只能像下界的电脑一样,机械的做着本分的事」

「“走吧,布伦达,不能再清闲了”」

       自他下界我便一直守护着他,他对于‘世界’实在太重要了,他的灵魂不能有丝毫的损失。我必须保住他,不论任何代价。

       我在我的领域里看着他从襁褓里的婴儿到放芒毕露的青年,他似乎自始至终都应该是狂妄的笑着的,脸上应该是那种骄傲和不屑。可总有一个人把他从满是尖刺的外壳中拉出来,然后他们抱头痛哭,互相汲取温暖。我实在看不懂,人类的感情总是让‘神明’无法理解。也许我应该放纵他们继续演着宿敌的戏码,但时间不多了。下界的20年是极限,我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我让他们18岁之前做完了恋人之间会做的事,这算是我在捅刀之前给的几罐糖果代表我的歉意。

       为了带他走,我托梦告诉他,棕发男人父母双亡,师父惨死都是他造成的,但他不信。我只能加速他在世的不多的好友包括他疼爱的弟弟的死亡,并让他的恋人患上了癌症。他终于信了。我让他跟我走,这样他的恋人就会康复,他的朋友可以复活。他沉默的同意了。

 

「“时间,为什么,这里那么痛”他突然挣开我的手问我,我转过脸,他正指着自己人类躯体心脏所在的位置,眼泪淌湿了脸颊」

「“很抱歉”我伸手想擦他的眼泪,却又放下了,让他哭吧」

「所谓‘神明’,果然是孤独的生物啊。我知道世间的一切,却无法理解其间的道理」

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

本来想参加安雷极限100分的,后来总觉得我只是用时间作为第一视角写的,有点不合适。

会有些看不懂的地方,因为懒,看我之后会不会贴出来世界观吧,以后可能会写类似的,在我填坑之后吧......哎


评论
热度(6)
© 贰贰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