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贰廿

今夜,我们穿红鞋子跳舞

=余衣
意识流写手
文字没什么深刻含义
是刀派的叛徒!?
其实我真的很喜欢玛丽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说话很尬,反应相当迟钝
是个话少并话废的话痨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谢谢你们能喜欢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喜欢偷懒
喜欢评论和被评论。
会码完大串字后给自己一巴掌“你tm怎么那么傻”删掉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尚在修炼中,与学习和稿子黑恶势力拼死抗争
毕业的混吃等死间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重点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安迷修相关只吃安雷,安雷持续沉迷中
喜欢很多北极圈

笑容

安雷极限100分 笑容

因为晚上可能有事,先写先发

﹀﹀﹀︾﹀﹀﹀

「雨渐渐停了」

「元力消耗的太多了,真糟糕啊。他闭上眼睛,等待一剑穿心的时刻」

       画面定格在棕发男子露出释然的笑容那一刻,澄黄的剑映出略带苍白的脸色。

       “雷狮”对面的男子轻声唤他,一双微凉的手拉过他空着的手抚上一把冰凉的剑,下一秒移到他的脸颊,不小心触及了唇瓣,有一丝铁锈的味道。

「他张开双眼,星辰般的紫中的棕发男子带着初见时一般温柔的笑容,只是略带了几许苍白的意味,他当时还笑话这人真傻来着......这可是凹凸大赛啊......」

「对,凹凸大赛。三人都离开后,独自一人的海盗团长垂眸想着」

       地面因二人打斗迟迟无法平静下来的积水被鲜血染上色彩,水纹粼粼隐约映照出他微愕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“实在是,非常的......”安迷修缓缓收回手,眼中的恋人还是怔怔的样子。失力的感觉很不好受,安迷修又伸手搂住恋人的腰,在他的唇瓣留下轻轻一吻,作为最后的礼物,后补充道:“抱歉”

「“......”」

「“......”赶来的裁判球在说着什么,但他听不到啦」

「与其说听不到,还不如说是不愿听」

「他听到过多少次了呢?包括那三人死亡时,他......早就应该麻木了啊」

「这可是凹凸大赛啊,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」

「这大赛,什么时候那么安静了」

 

相当喜欢无法在正义与雷狮之间做决策,有些小懦弱的安哥

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,我先跑了

评论
热度(23)
  1. 安雷极限100分贰贰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是刀!!! 无法在正义与雷狮之间抉择的安哥呜呜呜 超难过了! 感谢参与
© 贰贰廿 | Powered by LOFTER